第八百零九章 终篇

一骑闯天涯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ps:很抱歉,坑了大家!!!书结束了,最后,祝各位书友事业步步高升,好事层层叠叠,心情快快乐乐,身体健健康康,家庭和和美美!!!晚安!明天因你们而不同!

    甄宁闻言,当即陷入沉思,少顷,甄宁目光望向广场处,喃喃而道:“安抚吃亏的?皇宫前跪拜的这群商人,还有那些没有抢到东西和被抢夺财物的百姓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是,该如何安抚呢?他们的财物能够找回来吗?”庞统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能了,那些财物被抢,现在早已被得便宜的人隐匿了,到嘴的肥肉怎么可能吐出来?要是强制执行,定然还会更乱,那群得便宜的人肯定反抗,而且越闹越糟!”甄宁神色一动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庞统步步引导道。

    甄宁神色一动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难道是追责?”

    “怎么追?”庞统笑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,稳人心,泄民愤!”甄宁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“杀谁?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泄民愤,曹操谁都能杀,谁都要杀,就是太子,他也会杀的!”甄宁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第三役才是最简单的,大势已成,无可逆转,我们只是顺水推舟,加快进程而已!”庞统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全明白了,这华歆真是罪有应得?”甄宁眼睛迸射精光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许昌城,朝堂之上,曹丕面色焦急道:“晋军已经杀入我魏国了,边城居然只抵挡数天就败了?他司马懿呢?司马懿呢!”

    “散了,都散了,司马大帅的大军。也乱了,根本无法阻止,所有人都跑光了。没人愿意留下来抵挡,有些好事的百姓。甚至帮忙打开城门,晋军犹入无人之境,只遇到一点点的抵抗!”那报信之人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民心已丧?晋军降临,雪上加霜?”右列为首的程昱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百姓、士兵都不愿意打仗,是对我魏国失望了吗?这庞统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主要还是先前的决定,当初吕氏银铺被抢,就不该鼓励,就不能开这个头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要是不开这个头,民心就不会丧失!”

    一众大臣此刻不停地埋怨,曹丕露出一丝苦涩,转头道:“父皇,儿臣有罪,当初也是心中恼恨庞统,听了商贾陈元的妖言,儿臣也悔不当初啊,可是,我再去找陈元时。他人已经跑没影了,陈府人去楼空!”

    曹操脸色冷寒,未有训斥曹丕。只是冷冷地盯着堂下众文武,这时,司空程昱满脸苦涩,出列而道:“陛下,为今之计,必须安抚一部分人的怨气,让他们去抵抗晋军!”

    “仲德,你说,如何安抚民怨。只要能安抚民怨,鼓动百姓抵抗晋军。朕都答应!”曹操焦急地看向程昱。

    程昱沉默了一下,苦涩道:“陛下。如今想要将抢夺的财物归还,显然不太可能了,来不及了,晋军马不停蹄地前来,就算用出我国库全部钱财,也填不上这个窟窿,想消民愤太难了!”

    议政久了,曹操身体有些疲乏,缓缓而道:“只要百姓回心,只要百姓愿意抵抗晋军,朕愿意满足他们一切能满足的要求!”

    “消百姓之怒,消百姓之怨,只需除首恶,杀人除恶,以正民心,方可让百姓重新信任我大魏!”程昱冷声而道。

    “首恶?首恶可是庞统以及可恨的陈元!”曹操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他们,那就稍微降低标准,这一次纵民为匪,御史大夫华歆是最大的赢家,他派出所有家仆、下属抢劫,同时,第一时间运筹帷幄,让自己的家仆迅速奔赴四方城池,让他的门生故吏立刻加入抢劫之中,华歆抢的最多,魏国如今大乱,他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程昱,你混账,难道就老夫一人指使,你就没有?朝中众臣,哪个没有?”华歆顿时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可谁也没有你吃得难看,你知道皇宫之外,那群受害之人此刻都喊着谁的名字吗?他们状纸上罗列清楚了你的所有罪状,你的一条条罪状清晰明朗无比,百姓希望杀你,杀你才能消除民怨,还请华御史为了我大魏,为国捐躯!”程昱忽然对着华歆一礼。

    “恳请华御史,为国捐躯!”一群大臣山呼拜下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们,你们!”华歆指着众人脸色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曹操坐在龙椅之上,眼皮一阵狂跳,此刻看着华歆,一时不知如何表达心情,华歆瞅见了曹操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,当即惊呼道:“陛下,老臣是指使了家丁,可是不止老臣一人啊,满朝文武都有份,这一切都是庞统的阴谋啊!”

    “华御史,百姓要你死,你若不死,我魏国将不复存在,为了大魏,恳请华御史为国捐躯!”程昱再度一礼道。

    “恳请华御史为国捐躯!”所有大臣再度山呼拜向华歆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!”华歆面露惊恐地看着所有大臣,恍惚间,他仿佛看到庞统就站在此刻朝堂之上,身披战甲,手中抓着一柄长剑,指着自己,一声令下,所有大臣都成了庞统的属下,听候庞统命令,在逼着自己去死?

    华歆一瞬间汗毛炸竖而起,曹操缓缓从龙椅上站了起来,微微欠身,忽然对着华歆一礼道:“华御史,国难当头,恳请华御史为国为民!”

    华歆全身一阵冰冷,这庞统已经不是指挥群臣了,连曹操都指挥,指挥着曹操逼自己去死?

    如此场景,华歆似乎回到了数年前,群臣逼迫汉献帝退位,那时,汉献帝是那么的无助与不甘,可不甘又能怎样,此刻。华歆终于体会到了那种滋味。

    一个踉跄,华歆忽然绝望地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从龙之臣。克己奉公,可到头来却是……!”

    第二日。在许昌城万众瞩目之下,当朝御史大夫被罗列的一条条罪状,绑缚到了菜市口。

    一时间,许昌城百姓尽皆前往,看着这‘罪魁祸首’,原本已经丧失的民心,这一刻忽然有了一丝回归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华御史啊,听说他可是陛下登基的从龙之臣!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

    “都怪这华歆老贼。害我倾家荡产!”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还下令,查抄华歆老贼的家,将所有赃物归还我们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为泄民愤,华歆最终被斩于菜市口,一时间,许昌城慢慢恢复了一丝生气,百姓的怨恨也消除了许多。

    御史大夫被斩菜市口的消息,快速传向魏国四方,一座座城池的太守或县令都收到了这震撼人心的消息。

    御史大夫指使家仆。抢夺百姓财物,斩首以正国法,洛阳城内。洛阳令看着这份来自许昌城的消息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华御史可是从龙功臣啊?怎么可能斩他?仅仅因为抢夺民财?”洛阳令脸色难看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也……!”一个管家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那华歆只是做得太过,被百姓抓到了把柄而已,我们做得很隐秘,没事!”洛阳令眼皮一挑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大人!”一个侍卫快速跑入大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洛阳令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那侍卫马上取出一张纸道:“大人。不好了,不知道谁整理的。现在洛阳城到处都传,小人带回来一份!”

    骆阳令一把夺过。仔细看了起来,看着看着,洛阳令全身冷汗直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是我指使的所有抢夺?抢夺谁、抢夺财物、派谁抢夺都记录的这么详细?我自己都不记得了,怎么可能被记录这么清楚?这是罪证?”洛阳令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知是谁传的!”侍卫摇摇头,“大人,我还听说,很多人都出城,带着这份罪状,去许昌告御状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告御状?”洛阳令顿时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御史大夫可是朝廷勋贵,在确凿证据面前都被斩首菜市口,自己比得过华歆?

    “老爷,现在怎么办啊?如今晋军也快要打来了!”管家担心道。

    洛阳令脸上一阵阴晴不定,沉寂了一会后,洛阳令语气坚定道:“魏国?再留在魏国已经没有意义了,通知所有官吏前来,我们投诚晋国,不,再修书一封前往虎牢关,虎牢关守将乃是我的至交好友,劝他献关投降吧!”

    潼关开,洛阳下,很快,这一幕在魏国各地上演,高顺、郝昭以及从川地赶来的张辽、郭淮、姜维,带着大军迅速向着魏国国都开进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遇到一些小抵抗,可紧接着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大军所到之处,城门打开,城中官员无比亲切地迎了上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,语气中表现出对魏国的无限痛恨,和对晋国的无限爱戴。

    那场面,听者落泪,闻者伤心,哭着喊着要拜倒在自己面前,好似不让自己收他们为小弟,他们就自刎当场一般。

    晋国大军一路前行,无论百姓、官员、军队,都没有排斥他们,魏国算是彻底崩盘了。

    此刻许昌城内的大臣们,也个个露出惊恐之色,盖因为每个大臣手中,都收到了一份莫名的纸张,纸张上,写着他们如何指使家丁抢夺民财,这比当初华歆的罪状还要详细。

    一条条罪状,让近乎所有大臣都有股绝望的感觉,一条条罪状好似压在每一个大臣心头的大山一般,群臣一瞬间全部乱了,各自快速奔赴其它大臣府中商量。

    皇宫外跪着的百姓渐渐又多了起来,有的来自许昌城内部,有的来自魏国各大城池,无数百姓在等曹操继续做主。

    而曹操此刻,却是一筹莫展,独自坐在大殿之中,不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~!”

    这时,华歆长子华表连同一众大臣跨入大殿,曹操见得,眼中闪过无限疲惫,无力而道:“你们来了,如今局势,当如何是好?听说,晋军不出五日,就能抵达许昌城了!”

    一众臣子相互看了看,这时,华表从人群内走出,冷声而道:“陛下,得罪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曹操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陛下拿下,开四方城门,恭迎晋国王师入城!”华表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,你们还有臣子之心?我是天子,你们敢!”曹操眼睛一瞪,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昏庸,致使我等臣心已丧,大势所趋,陛下,再挣扎也是徒劳了!”这时,程昱苦涩劝道。

    “臣心已丧,臣心丧则国亡!!!”曹操喃喃一句,忽然口喷血雾,径直从龙椅上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曹操死,魏国亡,在戏剧般的变局中,晋国最终一统天下,吕布长子吕轩登基称帝,建国大晋,定都长安。

    由于吕布迷失于秦始皇陵,生死不知,吕轩尊吕布为太上皇,晋武大帝。

    至于吕布大大最终是借助秦始皇陵的时光机器回到现代,还是困死于秦始皇陵,则成了一个迷!!!()